精选栏目

卞毓麟:当好科普的“二传手”

北京科技报||热度 ( )

\\10.10.3.25\工作平台1\4 专刊及定制产品 发版\252 单本+独立项目\2018.7.23 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主题展 (阮帆 陈丽君)\世界科促大会\世界科促大会\卞毓麟\卞毓麟.jpg

57岁,完全可以过悠闲的日子,但是他没有,却“改行”以满腔热情投身到出版界,从中科院走到出版社,由作者变成编辑,为开辟另一片天地努力拼搏,这就是我国天文学家、著名科普作家卞毓麟教授。

科学家转行做科普

卞毓麟1943年7月生,1965年南京大学天文系毕业,在中科院北京天文台(今国家天文台),从事科研工作33年,1998年进入上海科教出版社,从事编辑出版18年,引进大量国外优秀科普作品;从1976年开始发表科普作品,从事科普工作已经40多年。

\\10.10.3.25\工作平台1\4 专刊及定制产品 发版\252 单本+独立项目\2018.7.23 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主题展 (阮帆 陈丽君)\世界科促大会\世界科促大会\卞毓麟\海拔5000米的喀喇昆仑山区执行日食观测任务.jpg

1976年,卞毓麟在海拔5000米的喀喇昆仑山区执行日食观测任务,兵站的年轻战士们渴望了解科学的神情,给卞毓麟留下很深刻的印象。同年发表第一篇科普文章。

在科普道路上,他始终记得自己的老师——著名天文学家、卓越的科学普及家戴文赛教授对他的勉励:“我是一个科学工作者,我一直认为,科学工作者既要做好科研工作,又要做好科学普及工作,这两者都是人民的需要……我们科学工作者,应该拿起笔来,勤奋写作,共同努力,使我们中华民族以一个高度科学文化水平的民族出现在世界上。”

40多年来,卞毓麟著译图书30余部,主编和参写编写科普图书百余种,发表科普文章700余篇,代表作有《星星离我们有多远》《走近火星》《宇宙风采》等。他的读者从刚识字的娃娃到非本行的科学家都有,读过《语文》课本中《月亮——地球的妻子?姐妹?还是女儿?》《数字杂说》的中小学生们,都能说出“卞毓麟”。他的科普佳作不仅融科学性趣味性于一炉,且极富人文色彩,如《恐龙·陨石及社会文明》、《“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”科学注》、《莎士比亚外篇》等,无不描绘着科学与文化一个个闪光的交点。

有名望、有成就的他为什么“改行”呢?卞毓麟一直认为:“当代科技前沿和最新进展,首先只能由这些科学家来传布。在科学传播这场球赛中,他们是无可替代的‘第一发球员’。科学家们理应当仁不让!”当然,科学家是发球员,还需要优秀的二传手,做好科普宣传和科学普及。他认为,科学宣传与科学普及做得好不好,对社会进步影响很大;中国的科学普及宣传实在还太少,这真是科学资源的浪费。现在投身到出版社,可以更有效地把更多优秀作品推向社会,传送到读者手中。

曾经有朋友劝过他,“改行”当编辑不值得,但他不这样认为。他说,有很多选题策划,都来自于编辑,一名优秀的编辑应该成为使人们的精神生活变得更美的“时装设计师”。他还说,作为一名科普作家,每年写上一两本、甚至三本书,能写好,已很不容易了。现在由他组织、从他手里编辑加工出去的好书,一年可能是5本、10本甚至更多。对整个社会而言,很难说这样做的贡献不如以前,实际上,很可能是贡献更大了。

科普,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

卞毓麟坚持不懈地通过各种途径努力向公众宣传科学知识、科学思想、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,社会效果显著。

他认为现代人时间紧迫,社会公众需要了解新的科学进展,但又没有时间来啃一本本大部头的书。所以他除了撰文著书外,还常在各种场合作科普演讲。1976年他曾在海拔5000米的喀喇昆仑山上向边防战士讲解天文知识;1997年赴漠河观测日全食途经哈尔滨时,曾给当地近2000名中学生作关于日食的科普报告;同年中秋节,他又给1700名中学生讲了火星探索的最新进展。他曾是北京市教育局和北京市科委聘请的首都青少年校外科技导师,以及北京市三所中学的科技辅导员;他在中央电视台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北京、上海的电视台和电台等多种媒体做科学类节目;在不同场合、面向不同群体,几百场科普报告,讲科学知识,讲科学精神,讲科学思维,讲科学道德,讲远离迷信,揭露谣言,反对伪科学……

\\10.10.3.25\工作平台1\4 专刊及定制产品 发版\252 单本+独立项目\2018.7.23 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主题展 (阮帆 陈丽君)\世界科促大会\世界科促大会\卞毓麟\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.jpg

多年来,卞毓麟以他对科普事业的热爱和不懈努力,在科普传播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。他所著《追星——关于天文、历史、艺术和宗教的传奇》一书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;1990年以来,先后被中国科普作协表彰为“建国以来,特别是科普作协成立以来成绩突出的科普作家”,中国科协表彰为“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”,北京天文学会评选为“先进天文普及工作者”,中国天文学会表彰为“优秀天文科普工作者”等。

然而,在卞毓麟看来,科普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。

分享到:         

标签 :

卞毓麟

历期科技生活周刊

更多 +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: